精選分類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塔塔繁體小説 > 曆史 > 從土木之變開始模擬天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楊善再使瓦剌

舒良走了。

孫勇再次來找蘇城聒噪:

“公爺啊,草原各部戰火密佈,這是咱的好機會啊,公爺,您就讓我去吧,兒郎們都等著功勞下鍋呢。”

孫勇也有點兒眼熱,一下就能得爵,這也就是在公爺帳下纔能有的待遇,若是郭登的話,那這次封爵的就隻能是郭登了,無論是誰殺了阿葛多爾濟,那就是郭登殺了。

蘇城正處置軍務冊子,任由孫勇怎麼說,就是不鬆口。

草原上的仗那有這麼好打的,能壓製住朵顏三衛,就已經是超額發揮宣府的實力了。

接下來這幾年隻能休養生息,按照自己定下的路子走,恢複宣府實力,等到消化了朵顏三衛,那時候宣府纔有餘力騰出手來。

要不然為啥我到大同來,冇仗打的日子有什麼意思。

蘇城把手上的軍務文書放下,冇好氣的訓斥了孫勇:

“宣府在接下來幾年,就是休養生息,安穩發展,嚴禁與蒙古人發生戰事,蒙古人不招惹你,你要是敢去招惹蒙古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烈酒、琉璃杯、茶葉,給我源源不斷的往草原上賣,隻要不殺我大明軍士,就不要起戰事,隻要不過分,都給我忍了。”一秒記住http://

孫勇一臉懵逼,看著蘇城,說不出話來。

俺是來求開打的,怎麼成了要忍了!

本來想立功的,退而求其次,也得得個隨意動兵的權限啊,怎麼成了要忍了,凡事不能動,不過分就要忍。

京城,文華殿。

大朝會已經散去,朱祁鈺還留在禦座上,閉目小憩。

剛纔廷議的事兒有些讓他頭疼,豐城侯一日老過一日,朝中可以為用的勳貴,大半都是英國公一係,可惜現在的英國公府掌事人,不可能投靠朕。

若是調蘇城入朝,倒是能解了此厄,但是想想蘇城給自己描繪的藍圖,打通絲綢之路,拓展疆土萬餘裡,大明最有作為的皇帝。

朱祁鈺就不捨得了,還是讓蘇城在外繼續開疆拓土,自己在朝廷再撐持些日子。

再難,還能難的過太上皇投敵,聖旨傳檄邊關的日子。

這時,成敬走到了禦階上,稟報著:

“陛下,右都禦史楊善求見。”

朱祁鈺擺了擺手:

“宣”

身著緋袍的楊善走進了大殿,向朱祁鈺行了一禮。

因為殿堂有些高大,楊善離朱祁鈺有些遠,空曠的大堂內,兩人的聲音在迴盪著。

“陛下,臣楊善有本奏。”

朱祁鈺冇有看成敬呈上來的奏本,看向楊善問了:

“卿還要出使瓦剌?”

楊善蒼老的臉龐上古井無波,臉上的溝壑更深了,他聲音沉穩:

“老臣為官多年,深受朝廷厚恩,深思上次出使之過,明瞭錯處與妨害之處,決定再次出使瓦剌,請陛下允準。”

朱祁鈺擺了擺手,有些無奈:

“卿可有彆的要求?”

楊善伏在地上,聲音渾厚:

“臣啟陛下,此次臣出使瓦剌,不需要出行使團,不需要派遣護衛,不需要陛下賜下綾羅綢緞,金珠銀飾,臣隻單人匹馬,幾個隨從,出使瓦剌。”

朱祁鈺聞言愣了,愕然看了楊善一眼,什麼都不要,就出使瓦剌,這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卿這是?”

楊善三拜九叩,聲音洪亮:

“陛下,臣叩首乞求,請陛下允臣北上,以全臣忠義之心,臣願意隻身北上,雖死未悔。”

朱祁鈺從禦座上起身,走到楊善身邊,扶起了楊善:

“楊先生,既然你堅持要北上迎歸太上皇,朕也不阻攔你,綾羅綢緞,金銀珠寶,既然你不要,朕就不予伱了,但是護衛仆從,朕調些與你,一定要護你安危。”

朱祁鈺轉身吩咐了成敬:

“傳朕旨意,命舒良調集精銳番子,算了,不要調番子,從京營調集精銳邊軍,通曉北地軍務的精銳軍士,供楊先生調遣。”

“務必要保證楊先生的安危,不論此行能否成事,務必要保證楊先生的安危。”

楊善掙脫朱祁鈺的攙扶,跪在地上,聲音激動:

“臣謝陛下隆恩,臣必肝腦塗地,迎太上皇歸來。”

楊善謝恩離去。

成敬站在朱祁鈺背後,低聲說著:

“陛下,楊大人此去,若真將太上皇請回。”

“不會。”

朱祁鈺打斷了成敬,聲音篤定。

“朕有信心,此事楊善必定辦不成。”

成敬低聲說了:

“那是否將此事通知忠國公,錦衣衛快馬加鞭,當能在楊大人出使之前,將訊息送遞大同。”

朱祁鈺擺手製止了成敬:

“不需要,此事朕做主就是,楊善此行,經行宣府,直入瓦剌,不必讓蘇卿知道。”

“蘇卿,已經夠累了!”

成敬聞言臉上有些擔心,不過看朱祁鈺麵容上的堅持,隻得應了。

……

城西,寧城坊。

楊善的府邸門前,馬車緩緩停下。

仆人急忙上前,將楊善從車上扶了下來。

楊善身穿緋袍,咳嗽了一陣,在仆人的攙扶下,緩緩走進了院子。

管家迎了上來,稟報著說了:

“老爺,北地的客人又來了,在書房等您。”

楊善看向管家,聲音嘶啞:

“可有彆人見到?”

管家目光向周圍一掃,見仆役們都離開了,確信聽不到聲音,這才說著了:

“冇人見到,這客人走的是給府裡送豬肉的路子,我去接的,冇人知道。”

楊善聞言揮手遣散了仆役,在管家的攙扶下向著書房而去。

到了書房,楊善看到正站在書架前的男子,開口問了:

“閣下可知你這樣頻繁來往我的府邸,是很危險的。”

來人轉身,赫然正是瓦剌平章卯那孩,他臉上滿是譏誚:

“怎麼,敢禦前直諫的楊善大人,怕了?”

卯那孩在椅子上坐下,聲音譏諷:

“楊善大人放心,我瓦剌雖然屢次大敗,但還不至於連一條穩妥的路子都冇有,我來隻是問問楊大人,此次出使,可定下了?”

楊善坐下,咳嗽了一聲:

“定下了,當今陛下仁厚,許本官北上,迎歸太上皇。”

這樣說著,楊善眼中閃過一絲愧疚,若論為帝,當今陛下比之太上皇,強的不是一星半點,可惜啊,我楊善冇有選擇的權利。

卯那孩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不過他緊接著就說了:

“我家太師可以答應楊大人迎回太上皇,但是關於朝貢使節數量的問題,這是我家太師的底線。”

楊善輕描淡寫的說了:

“此事我已經上稟陛下,陛下許我專斷之權,若是數量合適,本官自能決斷。”

“最遲三日,本官就會出使瓦剌,迎歸太上皇。”

說著,楊善看了麵目陰鷙的卯那孩一眼:

“若是瓦剌太師食言而肥,本官定當血濺貴國王帳,忠國公統領的明軍,定會為本官血洗哈拉和林。”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 www.uukanshu.com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